歡迎訪問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!
新湖南:奔跑在山村裏的扶貧人——湖南交通職院扶貧工作隊員羅鵬志工作紀實
日期:2019-06-13  編輯:  來源: 

http://m.voc.com.cn/wxhn/article/201906/201906121743062448.html?from=singlemessage&isappinstalled=0



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戶端6月12日訊 張家界市慈利縣,有個小山村坐落于山頂,常年隱秘于雲霧中,名叫臘樹村。對于多數人來說,即使飽覽過張家界的山山水水,臘樹村這個名字依舊是陌生的。

羅鵬志,中共黨員,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講師。2018年以前,他也從未聽聞過這個村子,甚至不會想到自己將與這個貧困山村裏淳樸的鄉民結下深厚情誼。一年多的時間裏,400多個日日夜夜,3000多公裏山路,全村218戶人家,從初來時的陌生到如今閉著眼也能找到路,羅鵬志將自己“活”成了臘樹村

羅鵬志(左一)陪同慈利縣相關領導檢查公路質量

2018年10月,在臘樹村,成功舉辦了村子曆史上第一個“豐收節”。村民們自産的豬羊牛肉、核桃板栗、花生蜂蜜等土特産,被省城長沙遠道而來的客人們搶購一空。據不完全統計,全村總銷售額高達11.8萬元,幾乎家家賺得盆滿缽滿,滿載而歸。消息傳開,這次具有特殊意義的豐收節,在當地一下子火了起來。

是誰在深度貧困的臘樹村,主導了這一場農副産品的銷售大會的呢?

原來正是由鄧志斌、羅鵬志、徐洪偉組成的省交通運輸廳駐村幫扶工作隊首先倡議,經省交通運輸廳同意,當地政府密切配合與支持的結果。省交通運輸廳工作隊的專業不是修橋鋪路嗎,怎麽都成了擅長營銷的生意人?

一切故事還得從2018年3月說起……

2018年3月,教書出身的羅老師已年過半百,愛人是位中學高級教師,兒子也參加了工作。原本他以爲直到退休他都將與師生爲伍,單位領導突然征求他意見,是否願意到偏遠山區從事扶貧工作的時候,他沒加思索地說,自己也是農民的兒子,小時候也吃過不少苦,他深知農民的艱辛與不易,他樂于將一腔熱血無私奉獻給生他養他的廣闊農村。他還說紮根農村能增加閱曆,鍛煉意志,幫助村民協力脫貧,是真正爲民辦實事的好事情。沒加多想,他就接受了這個光榮任務。

2018年3月5日,羅老師走出校園,隨省交通運輸廳駐村幫扶工作隊向300公裏之外的小山村出發了。

叫一聲老鄉,凝心聚力化矛盾

缺水缺電路不通,吃飯全靠雷公田。過年就得吃統銷,養兒怕當單身漢。這段順口溜是臘樹村幾十年前的真實寫照。

位于慈利縣東北面,緊靠澧水北岸山頂之上的臘樹村,以前與外界聯系,僅靠一條陡峭的羊腸小道。近年來,村民用鋼釺和鐵錘,硬是從懸崖上鑿出了一條山道。山門打開了,但環村組道、人畜飲水和産業發展等問題仍然沒有著落,村民的生活水平也沒有多大改善,反而成了全縣有名的深度貧困村。

從長沙過來的車程上,羅老師的思緒已停不下來,開始盤算如何打好這場艱難的脫貧戰。

羅鵬志(右一)正在協調處理修路拆遷糾紛

羅老師一行三人駐村以後,馬上要求召開村支兩委會議,了解村情。幫扶隊在會上表態,從今天開始,到我們離開前,我們就是地地道道的臘樹村人,也就是一家人。

“初來乍到,我要真誠地向全村人民學習,在以後的工作中希望得到大家的指導、幫助、監督和批評;我們是真心幫村裏辦實事來的,希望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,團結一心,摘掉長期戴在我們頭上的窮帽子,而且要大力發展産業,讓大家過上美好幸福的小康生活。”這一次,羅老師立馬將自己的身份轉換成虛心好學的“學生”。

會後,臘樹村人的坦誠與熱情,不服輸的幹勁,久久萦繞在羅老師的腦海,興奮得幾乎一晚都沒有睡著。其實興奮的豈止是他一人,還有所有的臘樹人。

與村幹部達成了初步共識後,工作隊成員每天早出晚歸走訪村民戶。不到一個月,走遍了全村戶中有人居住的所有農戶,特別是針對70戶貧困戶,隔三差五的登門了解情況,逐戶逐人地摸清貧困底子,通過召開村支委例會、黨員大會、屋場會等多種形式找准窮根,同時,爲今後拔除窮根集思廣益。

在走訪過程中,村民說,羅老師謙和熱情,把老百姓當自己親人對待,有什麽困難向他們反映,從不推诿,想盡一切辦法幫我們解決。有村民說,城裏來的羅老師工作很投入,白天走訪村民,晚上參加會議,整天忙著村裏的事情。

到底辦了多少實事,解決了多少困難,他們自己也數不過來了。但厚厚的日志卻記錄了一年來他們扶貧工作的點點滴滴。

羅鵬志走訪貧困戶

村民曾祥余,因修占公路拆遷問題與村幹部發生嚴重分歧,在隨後的修路過程中,多次阻工,甚至故意破壞新修的公路,矛盾白熱化了。羅老師得知後,多次上門與他交心。 “老曾啊,修路是造福子孫的大好事,現在國家給你們出錢修路,我們不要你感謝,但你也得替左鄰右舍的鄉裏鄉親著想啊,替子孫後代著想。難道你就不記得,你們山路陡窄,道路泥濘的艱苦歲月嗎?村民在彎彎繞繞的山路上艱難爬行的身影,運點東西進村多難啊,有的村民甚至付出了生命……”沒等說完,老曾動情地說:“你們是省裏來的幹部,說話在理,辦事公道,我服了”。老曾說完,熱情地挽留羅老師一起吃晚餐。

工作隊務實高效的作風和把老百姓當親人的高尚情操,很快贏得村級班子的信任和支持,班子的凝聚力、戰鬥力、親和力空前高漲,爲接下來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産業發展創造了很好的氛圍。

修路蓄水,村容變樣拔窮根

通過走訪,村民們普遍反映,路不通,水源少,嚴重制約臘樹村的發展。路和水,就像兩根毒刺深深地紮在臘樹每一個村民的心坎中。

因爲路不通,他們上千畝的板栗只能腐爛在山林裏,山外的物資運不進來,村民們過著比較落後的農耕生活;因爲缺水,在大旱季節,一個勞力每天來回十幾裏山路,只能擔兩擔水到家。在最幹旱的季節,飲水十分困難,莊稼和牲畜就幾乎無法存活,村裏的青壯年勞力紛紛背井離鄉外出務工。全村擁有2萬余畝土地,常住人口卻不足400人,而且大都是老人和留守兒童,是典型的空心村。

修路,是這支工作隊的拿手戲。爲了節約成本,他們親自進行測繪、申報,項目批下來了,幫扶工作隊對施工隊伍、工程質量和施工進度進行嚴管。

個別包工頭揣著紅包想與他們套近乎,幫扶隊如銅牆鐵壁,毫不留情地拒絕了。“我是農村走出來的,如果我在乎錢,我就不會這麽遠跑來扶貧了。既然是來扶貧的,我就不能昧著良心做虧心事,以後工程質量出了問題,我就會成爲老百姓眼中的蛀蟲,會戳著我的脊梁骨。”

包工頭被50多歲依舊堅守工地一線的羅老師感動了,收走了紅包,對工作隊說,我哪怕一分錢不賺,我也一定會把路修好,樂意接受你們的監督。目前全村已新建、增寬公路10余公裏,全村95%以上的村民家門口都通了水泥路。

臘樹村原本是水草豐茂,牛羊成群的好地方。從上世紀70年代,在臘樹垭山下開采煤礦以後,原有的泉水逐漸減少甚至幹枯,嚴重影響到全村人生活生産用水。幾十年來,村裏人經常站在村口的懸崖邊,俯瞰山下滾滾奔騰的澧水長籲短歎。山下的水不能上山,山上的水保存不住,難道臘樹人,就永遠喝不上水嗎?

羅鵬志與貧困戶一起參加植樹活動

爲解決飲水問題,工作隊幹部帶領村委一班人請來水利專家,尋找水源,實地勘察。最後結論是,因地制宜,多建蓄水池,雨季多蓄水,盡量將山上的水資源留在山上。這種方案很快得到村民認同,在不到八個月的時間裏,全村共建蓄水池20個,蓄水總量1700立方,同時擴建修整一口幹涸的山塘,建成後,這口山塘蓄水量可以達到7000多立方,有效保證莊稼和牲畜飲水需求。

山貨成了香饽饽,千方百計促産業

路修好了,水池也建好了,70戶建檔立卡戶除了一戶兜底戶外,其余69戶都超過了脫貧標准。按理說工作隊該松口氣,可是扶貧工作隊的三位同志卻偏偏“沒事找事”,非要在産業發展上做文章,而且一做就是大手筆,一做就是臘樹人拍手稱快的大好事。

駐村工作隊經反複考察,又請教專家,與村委商議,制定了大力發展野豬、黃牛、蜜蜂等養殖業和長壽果、板栗、核桃、油茶等堅果類種植業爲主的産業發展思路,借以加速脫貧致富和實現鄉村振興。

在産業發展上,羅老師告訴我們,臘樹一定要以本地特色爲主,豐收節之所以客人能遠道而來,就是奔著本地富有特色土産品而來的。爲此,蜂蜜、板栗、核桃、長壽果等“土特産”就要加快改良並大力發展。

土蜂蜜幾乎是人見人愛的好食品,市場上真蜂蜜一瓶難求。在臘樹養殖蜜蜂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,釀出來的蜜是優等蜜。加之,養蜂勞動強度小,很適合留守老人發揮余熱,且利潤可觀,一桶蜂蜜一年可提取20斤左右的優質蜂蜜,差不多有2000元的收益,這是一條脫貧致富的好路子。

爲了大量養殖蜜蜂,他們聘請本地一家有豐富養殖蜜蜂的民營公司——雙和生態農業有限公司,養殖了六百多箱蜜蜂,爲每一建檔立卡戶免費送4箱。在臘樹豐收節的現場,一位長沙人喝到真正的蜂蜜,非常高興,說甯可每斤蜂蜜多給20元。現在臘樹蜂蜜有了自己的品牌, 牌名叫作“暮歸老牛”。

目前,在省交通運輸廳的扶持下,臘樹村集中養殖了肉牛和湘西黃牛近百頭,各村民戶零散養殖近300頭。集中養殖承包人,原退休老支書蔣爹繼續發揚實幹精神,整天與牛爲伴,在養殖基地忙碌著。

蔣爹還告訴我們,多虧有了城裏來的工作隊,做什麽都不瞎折騰了。原來,羅老師極力主張,村裏要適當控制放養,可以擴大圈養規模,以保護環境。據統計,目前全村養羊達4000多頭,每人平均達到6頭。

目前全村還有近1000畝的傳統板栗樹,以前交通不便,板栗無人采摘,多半腐爛在山裏。2018年豐收節上,近萬斤板栗被一搶而空,是臘樹人萬萬沒有想到的,鄉親們嘗到了甜頭,准備從此以後好好管理這些板栗樹,到來年成熟的季節,讓遊客們自己動手采摘。

修通路、接通水、養殖種植産業做起來……一年時間,說短不短,說長卻也不長。訪村民戶527次,召開黨員大會、屋場會39次,道路建設10余公裏,修建蓄水池1700立方,養殖湘西黃牛300多頭,山羊4000多只,蜂蜜600余桶,直到今天,羅老師終于可以無愧地說:“這一年,沒白幹!”

隨著慈利縣唯一深度貧困村臘樹村的脫貧摘帽,今年4月16日,湖南省人民政府正式發文,認定慈利縣退出貧困縣。羅老師還將爲鞏固脫貧摘帽成果,繼續在這裏戰鬥兩年。(文圖/唐雄英 陳維俊)

【收藏本頁】
返回首頁 關閉頁面